点评:四川“宜宾首富”被绑架案中杀人行为的定性问题

2017-3-22 【字体:↑大 ↓小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刑事法律部主任:叶文波

近日,有网帖曝出案件称,2015111021时许,犯罪嫌疑人刘某、岳某、陈某利用冯某(女)事前准备好的脚镣,在宜宾市翠屏区一小区电梯内,以喷辣椒水、捆绑手脚、捂嘴蒙眼的方式,将四川宜宾伊力集团老总、宜宾首富章英启绑架到宜宾市翠屏区赵场镇一出租房内,并用自制手枪威胁章英启在20163月前交赎金1亿元。章英启迫于威胁同意后,4人威逼章英启对一按摩店员工进行绳索勒颈的方式进行杀害,并对这一过程进行摄像记录作为威胁证据,之后将章英启释放回家准备赎金。

宜宾警方于20151117日下午通报称:20151111日凌晨4时许,宜宾警方接章某某报案称:1110日晚9时许,其在回家途中被人绑架至翠屏区一居民屋内,并被胁迫参与将一名陌生女子杀害,勒索其交付巨额赎金。接警后,警方立即展开侦查,于11日中午1时许,将刘某、岳某、陈某、冯某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目前,刘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据澎湃新闻网20151117日报道)

据调查,此种情节离奇的绑架案,已持续引发舆论争议:被胁迫杀害他人的行为,是故意杀人行为(胁从),亦或是构成紧急避险的违法性阻却事由?网上评论各抒己见,鉴于此,笔者仅从法律角度针对此类争议做以下评析:

一、笔者认为章英启不构成紧急避险的违法性阻却事由。

所谓紧急避险,是指为了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损害另一个较小或者同等法益的行为。关于紧急避险的性质,在刑法理论上存在争议:

1)、有责性阻却事由说认为,紧急避险行为侵害了法益,因而是违法行为,但由于没有其他办法可以避免危险(不具有期待可能性),因而排除了行为人的责任。

2)、违法性阻却事由说认为在两种法益产生冲突,没有他方法可以避免的情况下,通过权衡法益而损害较小法益,就是阻却了实质的违法性

3)、二分说认为,在避险行为保护较大法益损害较小法益时,是违法性阻却事由,在避险行为所保护的法益与损害的法益价值相同时,是责任阻却事由。

笔者比较赞同紧急避险作为违法性阻却事由处理。紧急避险的特点就是避免现实危险、保护较大或者同等法益。所以在被胁迫的情况下,只有为了保护更大或者同等的公共利益屈从于胁迫者而实施了一定的损害行为,才应当以紧急避险论处。而本案中章英启为了保护个人性命而牺牲了别人的生命,并不符合紧急避险的构成要件,因此该被迫杀人的行为不应当认定为紧急避险。本案中即使符合紧急避险的前提条件,也应当认为其超出了必要的程度造成了不应有的危害,仍然具有违法性,因此通过侵害他人生命作为保护自己生命的行为不应作为违法性阻却事由。

二、章英启构成故意杀人罪,属于胁从犯。

在我国刑法学界,对胁从犯的认识并不一致,而是存在互相对立的两种观点:

(1)、此种观点认为在受到某些暴力侵害或以当场实施暴力相威胁的胁迫下,被强迫者具有以下心理状态:第一,意志自由被突然的侵袭所抑制,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之中,基本上处于不能自制和不能自由表达的境地;第二、被强迫者本无犯罪意图,此时亦不希望犯罪结果发生,同样,更没有放任的心理态度;第三,在不情愿或不得已的情况下,他的行为是不自觉地实施的,完全违背其本意。上述心理状态表明,被强迫者的意志自由基本丧失。因此,不应让其负刑事责任。

2)、此种观点认为被胁迫者的行为不符合紧急避险时,不可能由于受胁迫达到一定程度而阻却违法性。因为,除非胁迫者诱发了被胁迫者的精神病,即使以死相逼也未必能使被胁迫者丧失意志自由而成为机械。

在上述两种观点中,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恩格斯说过:意志自由只是借助于对事物的认识来作出决定的那种能力。在精神上受到强制的情况下,行为人的意志只是受一定的抑制,但并没有完全丧失意志。被胁迫的人之所以违心地屈从胁迫而参加了犯罪,也正是经过利弊权衡以后做出的决定,这一决定本身就表明被胁迫者还是具有一定程度的意志自由的,因此对章英启以胁从犯论处是恰当的。事实上,胁从犯之所以可以独立成为一个共犯人类别,并不是因为其作用相对于从犯更小,而是因为其实施犯罪的被迫性或者说主动程度较低。但并不代表其完全失去自我控制能力和意志能力。因此胁从犯属于从犯的一个子集,所以应当认定为章英启构成故意杀人罪,且属于胁从犯。

三、章英启属于共同犯罪中的实行犯,但对其应当按照其犯罪情节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从本案来看,章英启属于胁从犯,且与其他四人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共同犯罪,从共同犯罪人的分工来看,被胁迫参加犯罪的人在共同犯罪中可能是实行者、帮助者,也可能成为组织者、教唆者,因而这种共同犯罪人既可能是实行犯、帮助犯,也可能是组织犯、教唆犯。章英启虽被胁迫,但杀人的行为的确由其实施并终了,并不能因为其自我控制能力和意志自由的程度大小而改变其行为性质,因此其属于共同犯罪中的实行犯。

我国《刑法》第28条规定对于被胁迫参加犯罪的,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这里的犯罪情节,主要是指行为人受胁迫的程度、被胁迫实施的犯罪的性质、对危害结果所起作用的大小等情况。本案中,章英启被四人用脚镣从住宅小区的电梯里绑架到一出租屋内,并被用自制手枪威胁在规定的期限内交出1亿元人民币,后又被四人逼迫杀死一名按摩店员工并录像以作为章兑现承诺的要胁。从绑匪作案的时间、地点、手段以及索要的金额可以看出,这几名绑匪绝对称的上是亡命之徒,其被胁迫的程度远远超过一般意义上的胁迫,其虽然有一定程度的意志自由和控制能力,但其在当时的情况下可选择空间并不大,刑罚目的是我国刑法对犯罪分子量刑施罚的指南,在对犯罪分子适用刑罚的时候,必须考虑刑罚目的的要求。对于主观恶性深,再犯可能性大的犯罪分子,予以较重的处罚,对于主观恶性浅,再犯可能性小的犯罪分子,予以较轻的处罚。而胁从犯就是属于再犯可能性小的犯罪分子,因为他是被胁迫、被诱骗参加犯罪的,只要及时予以制止,将来再犯的可能性就很小。因此,刑法规定对胁从犯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也体现了我国刑罚的目的。因此本案可以对其减轻处罚,甚至是免除处罚----不追究其刑事责任。

综上,笔者认为章英启的行为不属于紧急避险,其与其他四名绑匪实施了杀人行为,为实行犯,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共犯,且章英启在杀人过程中为完全丧失意志和自控能力,属于胁从犯,依法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咨询北京著名刑事大律师 叶文波律师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院1号泰康金融大厦35层
座机:010-85726225(直拨)、56409388、56409399
手机:13911128189 15811390808
传真:010-85726399
QQ询:1697570699
邮箱:fyywb@126.com
在线交流 
客服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二维码扫描
法律热线:
15811390808
010-85726225